人红是非多?登顶免费榜的元宇宙社交APP《啫喱》主动下架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上周,曾报道了春节期间刷屏了很多人朋友圈的社交软件《啫喱》,这款挑战微信等传统社交软件,主打熟人社交场景的APP,因其对社交核心功能的专注以及年轻化的系统和组成元素,迅速收割了一大批网友的喜好,在上线不到一个月里,既在冬奥会期间超越了央视频等APP,还力压微信、抖音等热门社交软件,登顶了中国App Store排行榜总榜以及应用免费榜。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两天内,风云变幻,这款突然蹿红的“社交新贵”却在“给用户的一封信”中表示,《啫喱》APP将“主动从应用商店下架”,并且“暂停新用户进入”。

在由微信和QQ统治的国内社交软件市场,一款新产品能够爆红被用户所熟知且喜爱本就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选择在春节档这个社交软件必不可能错过的时间段推出,这种行为对于社交APP而言更无异于破釜沉舟。只不过这一系列几乎不留退路的行为,也为《啫喱》能否在未来上架后复刻自己的成功打上了一个问号。

造谣一张嘴?

《啫喱》整个下架事件的开端就在APP登顶国区App Store排行榜总榜以及应用免费榜后不久。

根据这里的产品经理、微博用户@xbcyyyyy发布的帖子,从2月11日下午开始,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开始集中出现内容高度相似的号召网友“别再玩啫喱”、“火速注销啫喱”的帖子,帖子下方的评论区也出现了疑似水军刷的一模一样的有关“啫喱泄露用户信息的评论”。

xbcyyyyy也透露道,从2月11日下午三点开始,团队就开始陆续接到有关用户反馈软件隐私安全问题的消息,足以证明这些官方所谓的谣言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2月11日晚间,啫喱APP官方,北京一点数娱科技有限公司就发文表示,“经查,此事件是竞争对手针对‘啫喱’APP的有组织、有计划地诽谤”。

在12日的帖子中,xbcyyyyy一方面明确了团队“从未擅自读取和泄露用户的任何个人信息”,另一方面也再次强调了同行在这一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社交赛道上从来不是大家想象的阳光明媚、携手同行,而是鲜血淋漓。而这鲜血也不是我们被这条路上的荆棘所刺伤的,而往往是来自这条大路上的同行人”。

并表示“我们从来不以恶意揣测别人,但我们会去保护自己”。2月12日晚九点,《啫喱》官方就在微博等账号上公开了自己的报警受案回执;并在2月13日下午一时,再次发表声明,列举出了一系列侵权方,并表示“已委托律师对侵权信息进行证据保全”,将采取一切法律手段,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在打出了情感和法律两张牌后,有关信息泄露的相关舆情也算是逐渐被平息了下来,但与此同时,另外一场负面舆论却同时也在酝酿,这不过这一次,《啫喱》官方可能就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

早在2月9日,小红书用户“PEETA”就发文表示,自己设计并在阿里巴巴登记了版权的一款帽子,出现在了《啫喱》上,“别人花58才买到的帽子,现在免费就可以戴?我第一个不服”。

2月11日晚七点,上海耀莱商贸有限公司旗下品牌THE JINGINGLAB也在官方微博发文“元宇宙APP 火热盛行下,设计师版权该何如何从?”并将《啫喱》APP换装页面的“花朵包”截图。与THE JINGINGLAB 配饰品牌在2021年创作的梦泡少女系列中的梦泡花羽绒斜挎包并列展示。

图片来源:THE JINGINGLAB官方微博账号

对此,在北京商报的报道中,《啫喱》团队表示在了解了具体情况后认为网友的相关描述与事实不符,不过产品团队也会建立更加严格的审核机制,保障用户的使用体验。

暂时的离开是为了更好地重逢

虽然过去的几天对于《啫喱》团队而言,可以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按照官方声明的说法,无论是被“连续地、有组织地攻击”,还是“被恶意造谣、水军刷差评”,都并不完全是产品下架的主要原因。

《啫喱》表示,在过去三周里,玩家此前广泛反馈的卡顿延迟、闪退、无法进入等问题,团队也一直没有解决,根据官方声明,甚至有玩家反馈,“卡到代码都出来了”。这里官方也承认,软件在春节期间爆火,其实已经超出了团队的预想,“纵然拼尽全力也难以满足更优的用户体验”,这样看来,技术力不够或许才是产品下架优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官方的说法,此次下架产品也是为了大规模地升级系统,“只有为大家提供更完善更稳定的产品,才能表达我们心中的无限感激”。至于已经下载注册了《啫喱》账号的用户,也可以继续使用APP,并通过产品设置中的“许愿池”反馈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其实从玩家的分享来看,即使是目前在升级中的《啫喱》,其针对传统社交软件作出的差异性功能,的确填补了很多年轻人的社交需求,就比如这里的Plog(类朋友圈),微博网友@妈妈在就不用考虑今天吃什么就分享了自己的经历,表示由于自己最近在玩啫喱变得不爱发朋友圈了,并且在啫喱有很多话说。

“其实大家都有很多话说的,都有很多屁大点事分享到,只不过选择在哪个平台而已”。

但在证明传统社交软件平台并非牢不可破的同时,相比起模式,认为《啫喱》的经历对于后来的元宇宙社交入局者而言同样也具有示范意义。

在之前的文章中,曾列举了几大正在崛起的元宇宙社交平台,就比如《Toca Life:World》《ZEPETO》,还报道了一些即将来袭的元宇宙社交平台,就比如已经公布消息的字节跳动的《派对岛》,腾讯《QQ》的转型升级等,类似的元宇宙社交平台必然在新的阶段将迎来一波热潮。

但《啫喱》也向所有试图入局的大中小企业展示了,元宇宙社交不是仅有一个噱头、概念或特殊的模式就可以了,社交从来就不是那么好做的。

同行之间的各种竞争手段笔者不想多说,这一点看社会新闻就好了。首先,想要强调的就是版权问题,作为一个游戏媒体,对于各种版权之争在法律方面虽不算专家,但也算看过不少厂商“扯头花”了。

得益于近些年法律的完善以及群众监督力量的增强,大部分叫得上名字的游戏公司对于版权保护问题可以说相当敏感了,内部一般也会有严格的审查制度保障自己的安全,毕竟抄袭的标签一旦被打上,对于公司而言这可能就是永远的烙印。

但对于非游戏公司而言,一方面在素材的自主创作上,可能没有游戏公司那么专业和高产能,另一方面对于大量素材的使用和把关,可能在审查方面的各环节,没有充分完备的经验,导致上架的内容产生争议。

Gamelook曾指出《啫喱》换装界面的穿模问题

其次就是技术水平,在过去两年,即使是最靠近元宇宙的游戏行业,也有部分大厂推出的,代表游戏行业最高技术和团队头筹管理水平的3A游戏,在上架时都因为技术和生产环节出现差错,产生各种BUG、性能表现等问题,可见元宇宙产品对于厂商技术的储备和要求之高。

即使是社交这种目前依然处于概念和技术储备阶段的领域,且不说产品需要具有多强的科技感或者多深远的未来前瞻性,毕竟“快一步是天才,快两步是疯子”,在2022年,一款社交产品至少不应该出现类似于《啫喱》这样的卡顿、无法使用,且短期内无法修复问题的情况。

不同于游戏可以借助后期高质量内容的更新,可以重新吸引曾经退坑或卸载的玩家,对于社交平台而言,当玩家第一次卸载之后,几乎就不会再次回坑了。并且每失去一个用户,对于社交平台而言,可能潜在意味着该软件也一同失去了以该玩家为核心的一整个关系网。

总而言之,虽然无论是5G还是元宇宙,都将在社交赛道上催生新的产品出现,但社交平台,特别是具有娱乐、游戏、虚拟形象等“元宇宙社交平台”如今入局的难度其实也在日渐攀升。

结语:

随着年轻一代用户社交内容的多样化、社交需求的个性化趋势日益显著,如今的互联网社交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信息的传达和关系的简单维系了,社交网络往往还要承担起一个用户展现个人形象,给予个人存在感,承载传递用户思想和情感等多方面的作用,简而言之,社交平台上的人不再是一个账号,用于简化现实中社交环节,而更倾向于现实中人的数字孪生品。

虽然《啫喱》并没有达到“数字孪生”的境界,但其各功能间的搭配的确在存在感、刺激分享欲等方面,在笔者看来超过了很多传统的社交应用。这也是笔者如此关注《啫喱》的原因之一。

还是同一句话,对于《啫喱》,笔者并无法确定它是否将成为国内年轻人的新宠,但笔者依然期待,《啫喱》或者之后的产品,会为社交领域带来怎样的新气象。

Leave a Comment